死生大事

原創 同朋 整理 釋蒙光 2022-08-08

死生大事

覺照:南無阿彌陀佛

剛接到通知,我的號被永久限制朋友圈和群內發言,今後只能私聊。——蒙光

同朋:南无阿弥陀佛

老师好
午休后看到您在群内的留言,内心刺痛,惶恐不安。
这半年来一直在想跟您求教又不敢的复杂心理中挣扎。您的留言让愚生一下子感觉到,真的是愚痴,怎么还有时间犹豫、计度呢?不知无常一直在窥视吗?忐忑地写下愚生的困惑,拜请老师赐教。
南无阿弥陀佛。

同朋:[合十]南无阿弥陀佛
老师好
手机和电脑没有同步,发了没有保存的文档,真不应该。
一直想着要准备好了,才求教老师,但是就一动作就已经露出马脚了,自己并没有准备好,心不敬。
无地自容。[合十]

(光按:這位同朋先發了未完成的文檔,我提醒後再補發了完整文檔。內容如下)

死生大事

何论死与生

午休时,闹钟响了,努力地睁开眼后,又闭上。反复好几次,就是起不来。在迷糊中不安地躺着,努力地醒来。拉锯战了好一会,最后终于勉强睁开眼,侧身拿来手机,脑袋像灌了铅一样重。不自觉地看看群里有没有新消息。当看到“我被永久禁止发朋友圈和群聊”时,心被撞击了一样痛。害怕席卷而来。之前是禁言几日、一个月,现在是永久禁言,如果下次是老师不在了呢?那怎么办呢?我还有好多困惑呢,还想拜谒老师求教呢,但是担心这,担心那。真的不懂珍惜,不懂主动。
刚刚挣扎着醒来,已是费了好大的劲,几乎不能自主,这还是在身体健康时,诸事顺利时。当业力来时,疾病来时,祸乱来时,黑暗来时,死亡来时,自己有什么力量去面对呢?还要如此浑浑噩噩、拖拖拉拉吗?
赶紧点开公众号,顶戴法文《何论死与生》。
很惭愧,老师初闻时是震撼、热泪盈眶,再闻时是感动惭愧不已。感叹“我们能听闻此纯净教法,是顶戴了历代护教先达的伟大情操,重法忘躯的精神,历代祖师善知识以生命血泪凝成慈悲和智慧,传承此教法,我们为佛弟子,唯有戒慎戒惧,无我无私地将所顶戴的教义、信心的真髓,毫无偏差地传给后代,为此,当献上终身的努力。”“法重身命轻,以血泪传承护持的教法,无血泪者不能顶戴之。”
愚生却是惊讶:怎么劝人自杀,又自己自杀,有必要吗?不能用圆融权变的方法吗?自杀不是巨大的过吗?没有看过为了佛法而用这么惨烈的方式自我了结的,这还是真的佛法吗?有愚信的嫌疑吧?
真的很惭愧,自己却是这样的惊讶和怀疑。
看到自己和老师的天壤之别,深感惭愧,自己又进一步思考。
先秦就有很多人,以死明志,保持自身的高洁。像为伍子胥渡江的渔夫,给伍子胥饭吃的浣纱女,为了表明自己纯粹的诚意而自杀。但生命应该有更高的追求,况且可以有其他的方式,何必如此结束自己的生命,此属小人硁硁之信。
屈原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”为了纯粹的理想而自杀。但,老师说过,他虽让人敬佩,但有不圆满之处,以对立的方式处世,人生应该是圆融的。
孔子说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为了闻道,死都可以。
玄奘大师去西方求法,“宁可向西一步死,绝不向东一步生。”途经西昌国,国王要留他做国师,玄奘大师绝食示意,表达求法的决心。
孔子、玄奘大师都是愿意为法而死的,只是没有像法霖师那样到了不得不死才可以的地步。自己的怀疑,正是说明自己是不会为法而死的凡夫啊。
此时,真正的疑问才出现。
湛如上人的这件事真的会破坏真宗教义吗,真的不得不死吗?
做法事使得病痊愈,是迷信吗?是违背因果的吗?一定不可取吗?
“水至清则无鱼”,这样纯净无比的信仰,太过了吧?
这其实也是愚生一直没办法潜心学法的原因之一。这样纯粹的信仰,太难了,在生活中有好多冲突。不知如何解除困惑,拜请老师赐教。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。
愚生**稽首再拜。

同朋:到了这里后,就看不清自己真正困惑的是什么,自己的问题是什么。
想了好久,才看清楚了一些,根本上,应该还是不能理解宗风的教义“淨土真宗的宗風是深明因果道理,不作現世祈禱及相信咒術、占卜等迷信。”以为咒术、占卜也是可以的吧,也有道理和意义的吧,不必如此决绝地划清界限吧?
问出这样的问题,也真的很惭愧。愚生没有认真学法,一直停滞、犹豫不前,连门都没摸着,愧对老师。[合十]

死生大事

蒙光:
一直想着要准备好了,才求教老师,但是就一动作就已经露出马脚了,自己并没有准备好,心不敬。
——以為自己能準備好,修出敬心了再來,那與其説是請教,不如説是展示。

蒙光:
咒术、占卜也是可以的吧,也有道理和意义的吧,不必如此决绝地划清界限吧?
——這不是佛教徒的話。佛教對占卜、咒術的態度如何,自己去查佛經。

信仰是自由的,但各有邊界。不要把鬼神教的迷信帶到佛教裡來。當然,如果外道邪見浸染過深,難以自拔,反而會覺得佛教没有那麽“圓融”。鬼神廟裡有時什麽神佛菩萨都一起供,你是不是覺得那樣比較“圓融”?没有立場,用什麽來圓融?和稀泥而已。

死生大事

蒙光:引《佛遺教經》:

汝等比丘!于我灭后,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,如闇遇明,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,若我住世无异此也,持净戒者。不得贩卖贸易,安置田宅,畜养人民奴卑畜生,一切种植及诸财宝,皆当远离,如避火坑。不得斩伐草木,垦土掘地。合和汤药,占相吉凶,仰观星宿,推步盈虚,历数算计,皆所不应,节身时食,清净自活,不得参预世事,通致使命,咒术仙药,结好贵人,亲厚媟慢,皆不应作。当自端心,正念求度,不得包藏瑕疵,显异惑众,于四供养,知量知足,趣得供事,不应畜积。

蒙光:知道你又看不懂。這番話是對出家僧衆的咐囑,不可參與世俗的産業,包括占相觀星看風水説吉兇之類。這些在佛法看都是迷信,在人間小範圍也許有鬼神加持的小應驗,根本上則違背因果,且與解脱無關,沉迷之徒增迷執業障。

佛法何嘗無冥加,只是無智人,聽邪説貪小利而不知大道而已。

死生大事

蒙光:本典•化卷引:

光明寺和尚云:「上方諸佛如恒沙,還舒舌相為娑婆,十惡五逆多疑謗,信邪事鬼餧神魔,妄想求恩謂有福,災障禍橫轉彌多,連年臥病於床枕,聾盲腳折手攣撅,承事神明得此報。如何不捨念彌陀。」

——你會不會覺得善導大師不如你現在接觸的那些人圓融,甚至是不包容?

蒙光:本來這様的問題不值得回答,連佛法的入門都没有。

不讀經典,學無師承,只能隨人脚跟,又隨順私欲。

問問自己,你真正要學的是什麽?是自己聽了喜歡的,能滿足自己世俗欲望,掛名“佛法”的東西,還是純正的教法?

佛法中不是没有現世利益,但為了現世利益來學佛,就太可憐了。那些鼓吹學了能有什麽好處的宣傳,也根本違背因果的教法。可惜善導大師的勸誡,能聽進去的人希有。

死生大事

蒙光:文中説:
做法事使得病痊愈
——你的理解力令人無語。病癒是神的加持嗎?你確定不是佛力加持?不是病者自身的業報?不是治療的結果?你對因果的理解連基本的邏輯都不過關。就是因為一般人不能接受因果,有借奇跡逃避業力的想法,誇耀鬼神的神力、違背因果的迷信才會這麽盛行。

神都這麽靈了,還是當神不作佛,是不是作神比作佛强?學佛的人去求神,還靈驗了,所以信神不比信佛强?那你為什麽要學佛呢?

依佛法的立場,得真實功德能得出世(往生成佛)利益,也能得現世利益。

神教迷信,則誇口能得現世利益,而不能知解脱輪回,成圓滿正覺之事。而神教自誇能賜與現世利益,其實也只是依神及求神者自身的福德而暫顯其利,往往言過其實,甚至被欺遭祟。即使偶有應驗,但己身無德而受福,後必有禍。這才是大公無私的因果之教。

佛教無私,鬼神教有私,後者受歡迎,是我執為中心的世界的常態。

死生大事

蒙光:你説:

做法事使得病痊愈,是迷信吗?是违背因果的吗?一定不可取吗?
“水至清则无鱼”,这样纯净无比的信仰,太过了吧?
这其实也是愚生一直没办法潜心学法的原因之一。这样纯粹的信仰,太难了,在生活中有好多冲突。

——總結即是,因為不滿己意,所以不能學法。

我不知道有與佛法相衝突而值得一過的生活。

當然,可能你聽的佛法是錯的。如果不是,那就是你更願意選擇與佛法不相融的生活。

這也無可厚非。佛法講因緣,緣未到,勉强不來。

死生大事

同朋:南无阿弥陀佛[合十]

好感动。感恩老师慈悲,不舍愚痴的我,这么不值得回答的问题还用心回复这么多。真的感动,又惭愧。

今日在外奔波,现才静下心来细读老师的解答。

“以為自己能準備好,修出敬心了再來,那與其説是請教,不如説是展示。”
——看到老师这样的洞见,一开始是惊讶,原来自己是这样的心思啊!之后却放松了许多。或许是因为老师直言不讳的慈悲让人安心,或许是被戳破后无须再掩饰的放松吧。感恩老师。

对于占卜、风水,愚生一直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态度面对,怎么理解。感恩老师引用佛经和善导大师的法语,让愚生能有经典的依靠。

死生大事

恕愚生愚痴,还有一个疑惑,拜请老师慈悲开示。

某说:鬼神需要通过帮助人修福德以得解脱,人也因为个人的福报能诚敬鬼神,而得到鬼神的帮助。人得此帮助,去做更多好事,修养自己,积累福报,以求解脱。

这种说法错在哪里?

“鬼神廟裡有時什麽神佛菩萨都一起供,你是不是覺得那樣比較“圓融”?没有立場,用什麽來圓融?和稀泥而已。”
——愚生婆家的村子,有很浓厚的“念佛”和拜神习俗。起初愚生不参与,或是心不在焉的观望。之后被告知你学佛,学得和亲人格格不入,不如不学。他们虽然迷信,但起码与人和顺。之后就随顺大家,放下自己的评判和戒备,参与其中。只是心中默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自己本以为这样就是圆融,却不知自己的根本没巩固时,这样做,会悄悄地把微弱的学佛心丢失掉而不自知。要调整的是坚持己道时态度和顺,而不是放松自己的坚持,附和家人。不知愚生这样的反省对不对,拜请老师开示。

同朋:
“病癒是神的加持嗎?你確定不是佛力加持?不是病者自身的業報?不是治療的結果?你對因果的理解連基本的邏輯都不過關。”
——愚生看到原文的“事有凑巧”时,自己按生活中所见过的事,进行脑补,必定是因为法事而使得病痊愈。老师的反问,让愚生恍然看见自己读经典时,是多么无知而自大,都是在以己心在揣度。可怕。

同朋:
“就是因為一般人不能接受因果,有借奇跡逃避業力的想法,誇耀鬼神的神力、違背因果的迷信才会这么盛行。”
——[合十][合十]圣人的态度是,如实地接受业力到来。因为深信自己的卑下和弥陀的救度。

不知是这样吗?拜请老师开示。

同朋:
“如果不是,那就是你更願意選擇與佛法不相融的生活。”
——愚生想选择与佛法相融的生活。大哭懊恼自己愚痴无明,幸遇明师,却不能老实求法。惑于他说,而不能求教明辨。满身计度,又困于人情,反反复复,犹犹豫豫。真的感恩老师慈悲不舍。[流泪]

同朋:夜已深,老师早点休息。

死生大事

蒙光:
某说:鬼神需要通过帮助人修福德以得解脱,人也因为个人的福报能诚敬鬼神,而得到鬼神的帮助。人得此帮助,去做更多好事,修养自己,积累福报,以求解脱。
这种说法错在哪里?

——人不是為鬼神活着。鬼神自己都在悪道,能助人解脱自己早解脱了。這種人説的都是鬼話。

人話要怎麽説?聽好了:

“敬鬼神而遠之”。

死生大事

蒙光:
被告知你学佛,学得和亲人格格不入,不如不学。他们虽然迷信,但起码与人和顺。之后就随顺大家,放下自己的评判和戒备,参与其中。只是心中默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

——不以祈求之心向鬼神祈願,只是尊敬他就可以了。“敬鬼神而遠之”。這句話要注意兩處:姿態要“遠”,心態則應“敬”。因為“聰明正直死而為神”,能為一方守護的,都有可貴的德分。但向神祈願,則違背三皈依,已非佛子。

具體如何做,没有標準答案。信仰不可動,但身為後輩則應柔順親和。

老師祖父拒絕神教入村,是身為權威,有資格,有威德,當然更有信心。你要學的不是權威的表象,而是一味的信心。

死生大事

蒙光:法霖師與門主的自盡,是以身殉法,保證了教法的清淨。這種法重身命輕的自覺,早已領受了無量壽的生命,你卻以有限量的人生質疑否定之,真是小人之心。

又即使一般人,殉身豈是容易之事。人所欲莫甚於生,所悪莫甚於死,然則所欲、所悪者何事?此人生眞價值顯露處。一個人能够找到高於肉身的道義理想,殞身不恤,已超過大多數人,值得我們尊敬。你竟以“硜硜然小人”目之,何其輕薄傲慢乃爾!按你的説法,伯夷叔齐豈不是太想不開、太偏執了,孔孟太史公對他們的評價,豈不都錯了?!

你説的道理,聽來很有道理:

怎么劝人自杀,又自己自杀,有必要吗?不能用圆融权变的方法吗?自杀不是巨大的过吗?没有看过为了佛法而用这么惨烈的方式自我了结的,这还是真的佛法吗?有愚信的嫌疑吧?

——我給你翻譯成文言,你看是不是同類:

“何以是嘐嘐也?言不顾行,行不顾言,则曰:古之人,古之人。行何为踽踽凉凉?生斯世也,为斯世也,善斯可矣。”(《孟子•盡心下》)*

你有想過自己一直以為在學佛學國學,卻學成了孟子口中“阉然媚于世”的“乡愿”嗎?

問題在哪裡?

死生大事

蒙光:
圣人的态度是,如实地接受业力到来。因为深信自己的卑下和弥陀的救度。
不知是这样吗?拜请老师开示。

——聖人一生都是“機法兩種深信”的貫徹。

蒙光:昨日今日,一直都在外辦事,現在還在路上。只能有空時以手機一字字録入,想到哪裡寫到哪裡。到現在才算把你所有問題都説到了。你能聽得進逆耳之言,不容易。但老是這樣自行服毒再來我這裡求解藥,哪次不再來了,不知會如何?

死生大事

同朋:

“昨日今日,一直都在外辦事,現在還在路上。只能有空時以手機一字字録入,想到哪裡寫到哪裡。到現在才算把你所有問題都説到了。你能聽得進逆耳之言,不容易。但老是這樣自行服毒再來我這裡求解藥,哪次不再來了,不知會如何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看后,泪流不止。[合十]
老师的内心是多么柔软和慈悲。哪次不再来了,愚生只有必死无疑了。[流泪]

问题在哪里?
老师应该早就告诉愚痴的我了。但愚痴的我还是没有办法走出来。
第一次问您的问题就是尾声高那么做,为什么不行*。那次之后不断看见自己“乡愿”的影子。学习经典后,经常告诫自己要以经典指导生活。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立起来,做正直的人。但是自己没有智慧,常常做得很生硬,让自己和身边人都不适,有一些阻力后就止步不前。就像蜗牛,触角一碰到障碍物就缩进壳里。反反复复,本质依旧没变。愚生是个身体怕痛,内心也怕冲突的小人。却又习惯用标准衡量别人,以保护自己、显示自己的小人。孟子说得太精辟了。
能听进老师说的话,能来找老师求解药,都是老师的德分在感召着呀。[流泪]
如果愚生在这样无谓的反复折腾中,还有一丝丝进步,那也都是老师一次次慈悲地戳破而带来的真实,而带来的力量。[流泪]

死生大事

注:

一,關於鄉愿,見《論語·陽貨篇》及《孟子·盡心篇上》。文多不錄,節張居正講《孟子·盡心篇》部分文字供參攷:

孟子说:“人之处世,心术贵于光明,行己贵于正直。若乡原之为人,欲明指其失而非之,则掩覆甚周,无可举之显过;欲伺察其恶而刺之,则闭藏甚密,无可刺之深奸。惟只与时浮沉,混同于流俗,随众委靡,苟合乎污世。其立心本无忠信之实,而深情厚貌,恰似诚笃不欺一般;其行事本无廉洁之操,而好名能让,恰似清介有执一般,此正其阉然求媚于世的去处。故一乡之众,喜其软熟,皆欣然悦之,称以为善人,彼亦遂以为自以为是,居之不疑,迷而不悟,是以病根深锢,终其身汨没于尘世,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。夫尧舜之道,大中至正之道也。今乡原窃其近似,而淆其本真,在己既不觉其非,在人又皆惑其伪,非德之贼而何!此孔子所以深恶之也。”

死生大事

二,尾生高,即微生高。出《論語·公冶長》:

5.24 子曰:“孰谓微生高①直?或乞醯②焉,乞诸其邻而与之。”

【注释】①微生高:名高。②醯(xī):醋。

今译:孔子说:“谁说尾生高正直?有人来要点醋,他却从邻居处要来给人。”

张居正讲评:鲁人有微生高者,素以直见称于时。人但慕其名而不察其实,故孔子举一事以断之说:“人皆以微生高为直,如今看来,谁说他是直人。盖所谓直者,必诚心直道,有便说有,无便说无。无一毫矫饰,而后谓之直。今微生高者,人曾问他求醋,其家本是没有,却不肯直说,乃转问邻家求来与他,这是曲意徇物,掠人之美以市己之恩矣。即此一事推之,则其心之私曲,行之虚伪可知,焉得谓之直乎?”

本文為原創作品。轉載請勿改動並請註明出處:https://www.horaicn.com/
讚! (0)
Donate 微信掃碼支持網站 微信掃碼支持網站 微信掃碼支持原創 微信掃碼支持原創
Previous 2022-08-08 17:15
Next 2022-08-08 17:57

發佈留言

Please Login to Comment